您的位置: 首页 >  刀若水 >  正文内容

阴路_经典文章

来源:巫匠亦然网    时间:2020-10-16




  小时候常常缠着爷爷,给我们讲他那个年代的故事。总感觉那个年代很多奇闻异事,也有很多奇异之人,那次爷爷一边种着花,一边给我们讲起了一条路的故事。那是60年代的事情,以前马路很少,大部分都是黄土路,或者是被大石板压过的土路,那个时候爷爷他还在老家乡下,还没有进入城里,乡下通往城里只有一条黄土路,要翻山越岭走上一天一夜,这条路有一段路叫什么名字我忘了,只记得爷爷说是在山下面,不远处有一个老亭子,路边都是树和野草,经常从这里过路的人都有一一个规矩,经过这里都要说上一句:“行行好,我从这里路过,不打搅你。”至于和谁说,爷爷并没有多说,而外来人不懂这些,从这里过都会发生一些巧合的事情,会摔倒,东西会丢,挑着油的木桶总会在这里倒出去三分,货车从这里过时常抛锚,所以经常走商的人都会在这里烧点纸钱和香火,这一路上才会安稳。后来这条路拆迁翻新,听说出过一些离奇的事故,那都是后话。        后来施工队来了,市里政府响应国家大建设号召,开始修建城乡公路,施工队修到了亭子那里,进度就变慢了。机器故障时常发生,人员也时常受伤,其中发生几件特别奇异的事情,第一件事就是油桶事件,施工队的厨师去城里的粮油店换油,换了两桶油,那个时候的木桶很结实也很沉,桶子有盖子。油一般是洒不出来的,厨师挑着扁担到了夜里凌晨才到工地,刚经过亭子两个油桶晃了晃,厨师差点摔倒,油桶里也晃出了两三两油,那个时候的油很贵,因为这件事厨师差点被解雇,后来工地上的工友问起过他这件事情,工友说:“这路刚修的,这么平整你怎么差点摔了?不会是走夜路犯困腿软了吧?”        厨师严肃的说:“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没犯困,当时我可精神着,过了亭子,我只感觉担子一沉,好像突然多了几百斤的东西,一个踉跄然后脚脖子被什么东西拉了一把,冰凉凉的。”厨师撩起了裤腿,脚踝上一片乌青,后来厨师晚上不敢走这条夜路,只敢白天搭货车出去买物资。        这第二件事,是阴路事件。这施工队在这里施工完后就继续向前修路去了,但是好景不长。不出七天,施工队就接到了附近村里的路人说那条路坏了,包工头带着几个伙计回头往亭子那边赶去,到了地方发现这路是坏了,但是奇怪的是路是被压坏的,这压的是东儿童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一块西一块,还有的地方掉了很多黄土,像是有大货车拖着土从这里路过,可是施工队就在前面,有货车过他们应该清楚,而且这刚修的路,不说大话就是这装甲车从上面走也能经得起两三次,可是这才七天不到就废了,没办法包工头只好带人回头重修。这工期被拖长了,市里的领导也怪罪了下来,包工头日子很难过,但是没办法只好每天没日没夜的加班修路,没多久路修好了。施工队又往前修,可是又不出七天这路又坏了,这下包工头火了,他知道这是有人故意在整他,他没办法只好把这件事情如实上报给市里,市里没有理会,只是要包工头自己看着办,还把包工头臭骂一顿。包工头心里委屈,但是没得办法,只好又回头重修,这次包工头留了一个心眼,修好后他特意安排了自己的外甥住在这亭子里,要他看着这路。这第一天晚上,包工头的外甥无聊就在亭子里抽烟,突然一阵阴风吹过,这大夏天的哪来的阴风,包工头外甥往亭子旁的路边一看,外边黑漆漆的,但是能模糊的看见有人在路上走,还不止一个人,而是好几个。他们好像抬着什么东西,静悄悄的一点声儿都没有,都穿着白衣服。包工头外甥出了亭子走近一看,当时他就吓了一跳,一群穿着白布麻衣,头上戴着白色高尖帽子,脸色惨白的人,他们扛着一个大棺材,可以两个人平躺下去那么大。包工头外甥跟上去拍了拍后面一个人的肩膀:“兄弟,你们这大晚上的出去下葬啊?也不打个灯,怪吓人的啊。”        但是那个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头也没回的就往前走了,这时山里突然起了大雾,一下子就把那只抬棺材的队伍淹没了,包工头外甥还没反应过来,往前追了一段路,他追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雾就渐渐淡了。“嘿,你怎么跑到这来了?你不是在亭子守路嘛?”一个值夜班的工人看见包工头外甥喊到,“你有没有看见一队穿着白麻衣的人抬着棺材从这里过啊?”包工头外甥焦急的问道。工人疑惑的说“什么白麻衣啊,一只耗子都没有,哪里来的人啊?”包工头外甥冷汗直冒:“那,你看见大雾了吗?”工人像看傻子一样:“你喝酒了吧?哪里来的雾。”包工头外甥知道自己撞邪了,于是连忙跑到帐篷里把包工头叫醒。包工头看见外甥来了,以为是他发现了整他的人,连忙问道:“抓到了?”        外甥脸色发白,手打哆嗦:“舅,有鬼。”包工头楞了:“鬼?什么意思?”外甥就结巴的把刚才发现的事和包工头说了一遍,同一个帐篷的工人们都听见了,大伙儿觉得这太荒诞了,于是集体治疗癫痫有哪些药物打着灯带着铁镐,柴刀,斧头工具就往亭子赶去。到了亭子,这哪里还有雾啊,但是大伙发现这路有问题了,昨天刚修过的路,现在居然有裂纹了,而且还有些黄泥洒在路上。包工头觉得此事不对,第二天早上他赶去市里与领导说了此事,领导骂了包工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这些,肯定是你监管不利,修个路都修不好,工期都拖了一个月,你再这么拖着,但时候尾款都没有给。”包工头也火大了:“我还就不干了,说了你不信,那这路难道还是我自己叫人砸的?”争执了一上午没个结果,包工头只好回到工地,外甥问:“舅,上面怎么说?”包工头气愤的说:“当官的哪里管这种事,接着往前修,这亭子那边的路不管了,也管不了。”施工队照常往前修路,过了一个星期,这十里八乡的都知道这亭子路闹鬼,这事都闹到市里了。市里没人敢晚上走这条路,而且亭子那条路也越来越破,市里没办法只好派人来和包工头协商。        市里下来的是一个小公务员,他把市里希望包工头把亭子路重修的事告诉了他,包工头抽着烟:“重修可以,但是你们要派人看着这路,不然到时候又坏了又算我头上。”市里同意这个方案,派了一个技术员和一个公务员陪同施工队修路,这路又修好了,包工头安排了两个工人陪着市里的人晚上在亭子守路,本来他是想继续叫他外甥的,但是他外甥死活不肯,没办法只能安排工人。四个人坐在亭子里看着这天渐渐黑了,熬到了深夜大家都困了,市里来的两个干部更是扛不住,头一歪靠着柱子睡着了,两个民工还好,一边吸着烟一边吹牛打屁。不多时,一阵阴风吹过,把两个干部都给冷醒了:“哟,哪来的风啊,这么冷。”民工突然紧张到:“上次头头外甥就是这么说的,有阴风,鬼就会来。”两个干部叫到:“瞎说什么,我今天就要看看谁在这里阻碍政府工程。”没多久,他们就看见从路的那头慢慢走过来一队人,干部打着灯照了过去,一队穿着红色唐装的人扛着一个大东西过来了,等他们走近了才看清楚,扛着的是一个轿子。两干部走到路中间想让队伍停下来,两民工不敢过去。队伍停下来了,技术员拿等照着一个人:“你们什么人啊?大晚上的抬花轿。”那个人没说话,一旁的公务员走近拍了拍那个人肩膀,那人依旧没有反应,技术员走过去:“装神弄鬼”他一把掀开了花轿的帘子,技术员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一步跨上了轿子,没了动静。公务员一见不对也想跟过去看看,突然他被一个民工拉了过来:“干嘛?”民工脸色苍白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队伍继续向前走去,消癫痫的检查方法失在了大雾中,公务员好不容易挣脱了民工:“你想闷死我?还不快追,技术员还在里面呢。”民工一把拉住他:“小哥,你难道就没发现他们穿的都是纸衣吗?手上还有死人才有的斑块。”民工这么一说,公务员顿时脚一软,他想起刚才他拍了那个人,身上冰凉的没有一点温度,还很硬不像人的身体是软的。他们三人连夜跑回了工地,将此事告诉了包工头,包工头立马把施工队所有人带去了亭子找人,他们找了一晚上都没有找到那只娶亲队,也没有发现技术员,而路又出现了裂纹。第二天一早他们去市里报了案,市领导也知道了,民警和民工把那一块地方都搜遍了,终于在荒山的一片野坟地里发现了技术员,他已经在树上把自己吊死了,树很高,绳子是他的裤子,树上也没有攀爬的痕迹,此事把十里八乡都吓到了,后来市领导知道了此事邪门,施工队也不敢干了,没办法只好从当地有名的道观里请了一位道士。        到了晚上,包工头带着两个民工和他外甥跟着道士来到了亭子这里,道士要他们一早买好了鸡肉,牛肉,猪肉,羊肉,狗肉,精米,酒,香火,蜡烛等,那个时候肉很贵,为了做这场法事市里领导自个亲自去了粮油处好说歹说的,才每样拿了那么几两肉。放下东西,两个农民工带着包工头外甥就走了,道士和包工头将东西都摆好,道士开始做起了法事(此处到时候拎出来单独说)。天亮后,事情结束了,包工头回到了工地上,大伙儿问起了他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包工头只字未提,而道士也回自己的道观里去了,道士临走之前留给了包工头一张黄符纸:“等那条路修好后,你就在新修的小路上把这符纸烧了。”后来,包工头把亭子路修好了,还在靠山的那边七杖外修了一条通到山里的小路,小路和亭子路中间在亭子对面种了一棵柳树,包工头在柳树下把符纸给烧了。至此之后,这路就再也没有坏了,包工头将路终于修到了镇上,镇长带着乡亲们在饭堂里举办了宴席,这包工头那是很开心啊,就喝多了。于是有几个好奇的人就问了包工头那天晚上的事情,包工头就大着舌头说了出来,不过那都是后话了,后来包工头醒了,知道自己说出去了很懊悔就再也没有喝过酒,而那条新修的小路乡里人都知道晚上不能走。        而第三件奇异的事件,是女鬼梳发事件。这件事从路修好后已经过去了十几年,那是一个晚上,因为国家高速发展,那个时候建造行业很吃香,尤其是国家重视的钢铁铸造,于是那边郊区的大山里建了一个钢管厂。那天晚上一治疗儿童癫痫病哪里正规个工人下班,他骑着凤凰牌自行车回家,从厂里回城骑单车至少要两个小时,那个工人骑了约莫半个小时到了亭子路口,这晚的夜空月光很亮,能在月光下把亭子看的一清二楚。工人借着月光看见有一个人坐在亭子里,那个人穿着白衣服,头发很长,貌似是个女人。工人就想“这大半夜的,谁会在亭子里?”于是停下来冲着亭子叫了一声,但是那个女人没有反应,她依旧在梳头。工人下了车,走过去想看个究竟,刚下车就看见那女人慢慢抬起了头,工人就看见那个女人的脸很扭曲,都有些腐烂了。那个女人痴痴的对工人说:“你觉得我好看吗?你快说我好看啊。”工人当时就吓的惨叫一声然后就吓晕了,还好被过路的同事发现了,之后这件事情在厂里闹的很大,而后亭子被大家改名叫梳发亭了。        这第四件事件,也是最后一件事件,叫陌生人事件。这件事情也是发生在晚上,也是那个厂里的人,不过这次是厂里的一个科长,他晚上下班也要从这条路回城里,不过他没有骑单车,因为他是一个很拮据的人,当时那件闹的很沸腾的女鬼事情他也知道,但是他并不相信。他一个人走在漆黑的路上,走了有那么久了,枯燥的路途很乏味,这时他看见前面有个人影,他跑过去:“兄弟,你也下班了啊?一起走吧。”那个人回头说:“好啊,一起走。”因为晚上月光不强,科长没有看清那人的相貌,只听声音觉得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中年人,科长说:“你家住哪里啊?”那人说:“市里的某某区”科长说:“那个地方不是早年就拆了吗?你是说你以前家在那里吧?”这时科长发现对方没有回话,科长回头一看,这哪里还有人啊,科长在原地叫了对方,没有回应。他又来回跑着找,也没有人影,这时他注意到刚才一路走来他只听见了一个人的脚步声,这细思极恐一下子就把科长吓到了,他赶忙跑回厂里,第二天一早他还特意去了公安局查了查那个人,发现这人早就在十几年前就死了,而那个地方的确拆了,至此科长每天晚上下班都要拉上几个人结伴同行。这篇故事结束了,这是我前几年听爷爷说的,我也寻问过过去的人,我找了当年旧厂里的老员工问过,也问过乡下的老人,至于当年那个道士做了什么,我也清楚的知道了,因为我去了那个道观,老道士早就羽化了,现在道观换了一个道士,不过那个道士告诉了我当年老道士他做的一切。然后我把他们告诉我的事整理成了故事,我知道你们很想知道那晚老道士做了啥,但是那件事我想把它作为一个宝贵的小秘密,以后有机会了再说吧。

© zw.xebvy.com  巫匠亦然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