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龙失辰 >  正文内容

有一种芬芳在苦涩中慢慢绽放

来源:巫匠亦然网    时间:2020-10-20




【导读】时光匆匆,寒暑两易。这一天,临海中学隆重举行全体教职工大会。这一天,老校长光荣退休了,而我,则成为他的接班人。

  一
  几乎是爬着回到租住的小屋中。我集中残存的最后力气,脱下外裤,奋力将右腿的假肢挪开,截肢处一片腥红。
  泪水和着鲜血,一滴,两滴,落在有些老旧的地板上,溅起些微轻雾,我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觉。做为男人,我不流泪好多年了。就像这条右腿,当年离开我的躯体时,我也没流下半滴眼泪,但今天,眼泪却不争气地倾泻下来,我无法控制。
  “您今天的表现非常优秀,打动了我们所有的人。可是,可是,我们单位不能招收残疾人,所以非常抱歉,我们只能遗憾地选择其他人,请您原谅。”
  这样的话,我不知听了多少回。从毕业的那天起,无数次面试,从开始时的雄心万丈,到最后得到的,总是这么虚伪的一句。是的,我残疾,我断了一条腿,难道我就会比那些身体健全的人差吗?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为什么?!
  我的嚎叫从夜色掩映的窗口冲了出去。窗外,是无边的黑色。
  
  二
  再次醒来,已是深夜,世界在黑暗中渐渐睡去。昏过去却又醒来的我,已经再也睡不着了,真希望刚才没有苏醒,尽管那样的我是带着绝望离开这个世界的。
  拄着拐杖,烧水,泡一包方便面。热水和面条的暖意让我恢复了力气,思绪开始飞翔。两个月来我独自生存于这个陌生的城市,几乎跑遍了这个城市的所有学校,想谋得一份教师的职业。我拖着假肢在这座城市走来走去,和健全人挤公共汽车。一次次投出简历,赶场面试,带着希望而去,最终失望而归。就像刚刚过去的这个下午,台上那位领导带着遗憾说出最后一句话时,我的心跌入了万丈深渊。这该死的残疾,它带给我的绝不是希望和幸福。
  
  三
  人潮汹涌的公共汽车站,我最后一个挤上公共汽车。却不想一个小小的幸福在等着我。下一站,身边的人下车了,空着广州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的一个座位让我有了喘息的机会。冥思中到了下一站,上车的人群中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乘务员瞧着我,说:“请给老人让座!”全车的目光集中到我身上,我艰难地站起身来,老人笑着说了声“谢谢”,坐到了我的位置上。
  夜色临近,汽车在城市的霓虹中穿行,窗外的灯光一排排远去。倦意开始袭来,在拥挤的人群中,心情随着汽车的颠簸起伏不定。快到终点的瞬间,伴随着尖锐刹车声和满车人的尖叫,恍惚的我脱手狠狠地摔倒在地,绷带被扯断,假肢从裤管中脱落出来。
  忍住钻心的疼痛,在旁人的帮助下站起来,将假肢塞进裤管,不理会旁人讶异的目光和老者眼中的泪花,拒绝了乘务员的好意,昂首下车,离去。
  
  四
  失望已成过去,生活还得继续。已经敷药的伤处还在隐隐做痛——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疼痛,有时候疼痛会让我保持清醒。掏出钱包,里面空空荡荡。将所有的零票累计起来,已经不到四百。除了回家的路费,这座城市留给我的日子,恐怕不会超过十天了。
  明天还有一个面试,是这座城市最著名的临海中学。我翻看投寄过去的简历,发现没有写着自己残疾的经历。“这是我最后一个机会”,我想。瞬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再告诉任何人我的残疾现实。
  
  五
  撕心裂肺的疼让我苏醒过来,身边一片白色,各种管道插遍全身。我明白这是在医院。一转眼看见了白发苍苍的母亲,满脸愁苦凝视着我。见我醒来,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我挣扎了一下,很快发现了问题的严重,右腿的空荡让我明白了一切。
  那一夜的记忆,还残留着温柔的气息。从图书馆出来,我牵着雨思的手,任她的发飘逸于风中,不时微拂我的脸颊。悲剧就在这时发生,身后狂奔的汽车冲来的霎那,我只来得及将雨思奋力推出,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六
  出院的那天正好是我毕业的日子。我没有等到雨思。准确地说,从出事的那晚起,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无数次问起,同学们总是欲语又迟。走进她的宿舍,她的床上空空如也。她走了。
  一天后,我收到了她留给我的信。
  “风鸣,你会恨我吗?如果你恨我,夜间癫痫病怎么治我此生也许会过得安宁。如果你选择不恨我,那我选择把自己的灵魂打入地狱。都说我们的名字连在一起,是风雨同舟的意思,可是,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无情地走了。上帝说,人一生下来是有罪的,以前我不信,现在,我信了。
  “风鸣,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知道,当我处于危险时,你会用生命保护我。事实上,你也这么做了,并为此付出了终生的代价。可是,我无法接受与一个残疾人厮守终生的现实——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宁愿那天失去右腿的是我而不是你。而你,是绝不会置我于不顾,会陪护我一生一世直到老去。这一点,我坚信不疑。
  “风鸣,我走了,我选择终生做你的罪人……”
  后面的字迹被大片的泪水模糊了,再也无法看清。远处有隐约的歌声传来,“甜蜜的誓言,还荡在耳边,一转眼,爱竟已走远,泪水滋润的伤痕,遮住你秀丽的容颜……”
  传信的同学在我身边说了些什么,可我什么都没听见。
  
  七
  我的最后一次面试很精彩,就像所有精彩的故事一样,结尾总是沁人心脾。最重要的是,我被录用了,被这个城市最好的中学录用了,尽管只是临聘。我暗自庆幸,没有告诉他们我的一切。
  面试过程中有一位老者,坐在最后却一言未发,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临海中学的校长。
  我开始了单调而充实的教师生活。课堂、办公室、食堂、宿舍,每天四点一线,挑灯夜战到深夜,清晨早起呼吸最新鲜的空气,这样的生活,我甘之如饴。
  每一个旭日初升的早晨,我面带微笑向第一个来到班级的学生问好;每一个黄昏,我向最后一个离去的同学说再见。我踩着中午的时光,在其他教师午休的时候与学生谈心;向迎面而来的每个人报以笑容和问候。全情投入的每一节课,我让学生如醉似痴。渐渐地,同事们看我的目光不再着轻蔑,学生们对我的要求不再抗拒,我从领导和家长那里听到了更多的称赞,批评的声音似乎消失在空气中。
  半年后,我所带的班级成为全市优秀班级,我为学校捧回全国教学大赛一等奖,我的第一部教学专著《课程改革理论与实践》在老校长的帮助下出版。转眼间我成了全校耀眼的明星,生活,似乎向我打开了五彩斑澜的大门。<治疗女性好的癫痫病医院br>   可在夜深人静时,又似乎有一种隐约的不安缠绕着我,挥之不去。
  
  八
  校长的办公室宽敞、明亮而又干净,和他整洁朴素的穿着融成一个整体。他打量着我,嘴角露出微笑:“小张,干得不错!这说明我们当初选择你是正确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准备尽快启动你的调入程序。”
  我心一震,愣在原地。启动调入,意味着关于我的一切将真相大白,我也许将开始新一轮的漫漫求职。半天,我才从牙缝中艰难地挤出两个字:“谢谢”。
  校长锐利的目光从我身上扫过,仿佛能穿透我的灵魂,瞬间又转为温和,“没什么事,我只是代表学校正式通知你。”
  该来的,还是来了。这天在下楼梯时,不小心一脚踏空,头部重重砸在栏杆上,当场昏迷过去,被同事们紧急送往医院。
  
  九
  第二次从医院的病床苏醒,内心出奇地宁静,没有悲伤,没有傍惶,没有焦虑,傻傻地盯住天花,半天没有挪动目光。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那夜半缠绕内心的不安已经成为过去,我必须面对被清理的命运,这,就是我的命。
  科组长王老师带着同事来看我。我望着她,“对不起,王老师,我骗了您,骗了学校……”王老师打断我的说话,“你想听个故事吗?”“什么故事?”我问。
  “大概在六个月前,老校长听说有一位身残志坚的年轻人四处求职无门,却才华横溢,因此要我们尽快找到他。正好我们学校缺一个这个学科的老师。‘看看我们有没有办法帮到这个年轻人’,老校长说。没想到他却自动找上门来。面试那天,老校长亲自去看了,马上决定录用他。
  “这个年轻人进入学校后,老校长多次严令我们不得说出他身带残疾的秘密,由于他出色的工作,校长决定想办法把他调入我们学校成为正式职工。
  “就在前天,老校长还带着学校的恳求信和家长们的联名信跑去教育局找了局长,听说从不跟人红脸的他还跟局长拍了桌子。”
  “这个年轻人就是你!”王老师盯着我,“你以为你掩饰得很好,我们就看不出来?”“校长说过,你的腿是否断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是否健康依然,是否能做到许多健全人攀枝花癫痫医院哪里好做不到的事。”
  
  十
  三年以后,我已经成为这所学校最年轻的中层主任。9月,我应邀参加一个全国性基础教育学术会议,不想在会上碰到了大学时代的同学子岚,当年正是她将雨思的信转交给我。
  人约黄昏后,我们在这个微雨纷飞的城市找了个幽静的咖啡厅坐下身来。长短过后,子岚灵动的目光扫在我身上,问道:“你有没有联系过雨思?”
  “没有。”我淡淡地答道,以为已经愈合的伤口突然迸裂,疼痛像夜幕一样弥漫开来。
  “张风鸣,你这个混蛋!当年我跟你说的话你全忘了?!”子岚突然的爆发让我措手不及。“看了她的信后,我的脑袋一片空白,你跟我说了什么,我全没听见。”
  “原来如此,”她幽幽地看了我一眼,“那我把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你吧,这次你可要听清楚!唉,如果不是为了雨思,你早该是我的了。”
  
  十一
  车祸发生时,雨思并没有被我完全推开,她伤得也很重。她父母闻讯赶来,昼夜守护。听闻我断了一条腿,就在校外租了一套房,24小时跟踪,禁止她与我接触,并命令她给我写了那封绝交信。临走,她偷偷告诉子岚:“不管风鸣怎么样,我将终生等他,等着他亲手给我披上新婚嫁衣,等着他温柔的双手抚去我心头的伤痛,等着和他天荒地老。我没脸见他,请告诉他,无论他身在何处,我的心永远属于他!”
  幽暗的灯光下,子岚泪流满面,“没想到这么多年,你一直蒙在鼓里。”
  会议结束,给老校长打了个电话,我订了张机票,飞向雨思所在的城市。
  
  十二
  时光匆匆,寒暑两易。这一天,临海中学隆重举行全体教职工大会。这一天,老校长光荣退休了,而我,则成为他的接班人。“经组织考察,张风鸣同志治学严谨,对临海中学乃至我市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特任命张风鸣同志为临海中学校长。我们相信,张风鸣同志一定能带领临海中学全体师生,创造新的辉煌!”
  潮水般的掌声响起。坐在身边的老校长第一个伸出双手向我祝贺,看着他慈祥的笑容和苍苍白发,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再次夺眶而出。  

© zw.xebvy.com  巫匠亦然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